BOB体育平台-疫情之下影视剧制作成本严控,主演片酬不超过10%

BOB体育平台-疫情之下影视剧制作成本严控,主演片酬不超过10%

第一财经·2020-04-28 10:02

作者:陈汉辞 责编:李刚

直播4小时,观看人数3791.3万,订单量28.8万,销售额4791.5万元,音浪(打赏)85.1万(约8.5万元),作为明星,李小璐近期的一次抖音直播带货,成绩超过了大部分网红。

如果按照抖音公会的最高分成,她可拿到本次直播的一半利润,疫情之下,算上出场费,这一数字很可能比她拍摄一部电视剧的收入还要可观。

事实上,自影视行业整顿以来,演职人员的总薪酬基本降到5000万元以下,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影视剧成本严控,演职人员的薪酬可能还会降低。

今年2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申报备案公示时,制作机构须向有关广电主管部门承诺已基本完成剧本创作;电视剧网络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短剧创作;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全部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70天后,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和首都广播电视台节目制作协会联合发布最新倡议书,指出目前各电视平台、视频网站平台,购片与自制订购价格已经下降30%~40%,建议我国电视剧、网剧制作成本应控制在一集400万元以内,摄制人员酬劳同步降低30%,编剧、导演、男女主演片酬最高不超过制作成本的10%,全体演员酬金不超过制作成本的40%。

这也意味着主演单集片酬不超过40万,总片酬不超过1600万。

平衡投入与产出

“这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而是必须要面对的残酷现实。”见证中国影视行业一路走来的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王鹏举从未像今天这般焦虑,“疫情之下,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尤其是影视业首遭重创。”

虽然从3月中旬开始陆续有剧组开工,但仍有影视公司暂停工作,不少已运作项目的前期剧本创作及后期制作也有延缓,而开工的费用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即使有一些地方有优惠与补贴政策,但很多中小影视公司依然很难支撑下去。

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今,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此外,今年前两个月,影院类企业新增不到8000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新增数量下滑25%。

即便是头部公司,日子也不好过。

A股多家上市影视公司纷纷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绝大多数亏损惨重。万达电影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计净利润亏损5.5亿~6.5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4亿元,同比下滑超200%;“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华谊兄弟预计亏损1.43亿元~1.38亿元;金逸影视预计亏损1.45亿元~1.6亿元;幸福蓝海预计亏损1.0亿~1.05亿;唐德影视预计亏损2400万~2900万元。

去年的大赢家光线传媒一季度虽预计盈利2000万~4000万元,同比却减少56.33%~78.17%。

“如此困局下,如果再不精打细算,从制作成本上进行控制,让投入与收入达到相对平衡,后果将不堪设想。”王鹏举认为。

但单集400万的投资上限从何而来?

一位倡导书提出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主要是因为三大网络平台与主流卫视采购价格的下降,“别看收视率在疫情期间上来了,但平台采购价格并没有提升,反而降低了。现在还有一定采购能力的卫视只有湖南卫视、北京卫视等五六家电视台,因广告收入下降,采购价格降到了单集200万元,三大平台自去年就降到了300万元,这还是极少的几部精品剧的版权价格,其他一些影视剧的版权价格降到100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他表示,一部精品剧的版权销售在500万元左右,刨除税收等费用,制作成本上限400万是最佳的。

站在这个平衡点基础上,未来一部影视剧的营收,更多的要来自二三轮销售与海外版权的销售。

用新技术衔接产业

但也有不少从业者认为,该倡议很难真正贯彻执行。“我所知道的,在影视业过去发展的这些年中,单集成本真正超过400万元的项目并没有多少。而三大平台为竞争,争抢IP资源,将版权价格一涨再涨,很多项目是为宣传炒作,从而对外虚报制作成本,给外行一种欣欣向荣的状态。”

该提出者表示,2019年,几大平台单纯地采购版权价格已下降,参与投资与制作的项目虽略有不同,但版权价格整体是向理性的轨道靠近。而三大视频平台与六大主流制作公司去年就提出了“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不得超过100万元”、“单个演员的总片酬不得超过5000万元”的声明与倡议。

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部影视作品的投资在2亿元,按照“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的制度,再按照“演员片酬上限为5000万元”执行的话,一部影视作品主演片酬会在2500万元左右。

一年之后,按照上述倡议,编剧、导演、男女主演片酬最高不超过制作成本的10%,全体演员酬金不超过制作成本的40%,再加之单集制作的成本控制,主演单集片酬不超过40万,总片酬不超过1600万。

“从几十万、几百万到八九千万再降到5000万、再到1600万,明星的片酬增减就如过山车,片酬增加容易,猛降估计就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了。”一位二线影视明星表示,去年片酬降低时就曾出现过一些当红小生片酬超5000万元,但不争的事实是,行情不好的时候,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活。

“最近接的剧本显然少了许多,但还是希望能遇到好的剧本、好的合作伙伴,能够拍好片子,这是一种缘分,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我还是会做好充分准备。”

面对艰难,影视行业也在利用新技术与创新方式,试图将产业的各个环节都有序地衔接起来。

就在李小璐等明星身影频现带货直播时,编剧帮学院主办的“直播卖剧本”也吸引了近万名观众的观摩。编剧董润年,导演薛晓路,演员、导演、编剧大鹏等业内大咖参与其中,讨论区也常能看到一些编剧和影视公司负责人的发言。

而26日,被喻为“中国电视剧风向标”的第26届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以云端发布形式,拉开了2020年影视行业首场盛会,包括论坛、新剧直播推介、展播展览、培训、签约等博览会环节并没有缺少。到22日,单是线上报名参展项目就达到1000多部,电视剧项目超一半,为668部。

王鹏举认为,艰难时期不是报惨说苦的时候,而是大家一起想办法怎么渡过难关,疫情结束了,市场回暖了,一切也都会好起来的。